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美國油價衝向巔峰 股市一片欣欣向榮
2007-06-01 04:07:46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美國汽車文化的一個典型現象,是在夏日休個長假,帶上家人,開著自家的汽車衝出市區,到海濱、郊野或是山間享受自然風光的愜意。夏天開始了,美國人開車的高峰期來到了,但是讓美國引擎活動起來的主動力──汽油,其儲備卻是捉襟見肘。美國能源部2007年5月24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全美範圍內的平均汽油價格為每加侖3.218美元,居然在一周之內上漲了11.5%。即使撇開通貨膨脹的因素,這個價格也已逼近了1981年3月時美國油價創下的記錄──每加侖3.22美元。當時,兩伊戰爭剛剛爆發。但如今,美國沒有什麼突發事件,布什總統最近也沒有得罪什麼產油國的首腦(如,委內瑞拉總統查韋茲),2005年卡特裡納颶風的心理陰影似乎也該淡去無蹤。然而,目前美國的油價卻“一路高歌”,絲毫沒有下調的意思。

  “美國高油價的現狀是由市場需求上升,而美國石油進口量減少、煉油廠產量降低造成的。”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Bureau of Economics at 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經濟局局長邁克爾•塞林格(Michael Salinger)在接受《華盛頓觀察》週刊訪問時表示,“我很難預料這樣的價格還能持續多久。現在市場的石油需求對不斷抬高的價格似乎並不敏感,而美國煉油廠的生產能力又有限,如果油價在高需求的壓力下繼續上升,我不會感到吃驚。”

  塞林格聲明,他的個人意見不代表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官方立場。

  專家們提出,國際市場對石油資源高需求的預估,既有對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考慮,也因為對中東安全局勢的悲觀。如此語境下,美國消費者或許要被迫改變以往的能源消費習慣,夏日出遊時,恐怕要更多地考慮公共交通了。

  油價飆升的兩大推手:煉油廠與國際預期

  在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經濟學教授理查德•斯達茨(Richard Startz)看來,大部分時間中,汽油價格通常反應了原油的價格。但是現在的高油價現象卻是個例外,這就是為何人們感到迷惑的原因。這一迷惑的締造者是力不從心的美國煉油廠,再加上消費者因為不樂觀的國際走勢而小心翼翼地回應。

  鑒於一般美國人在夏季假期長途旅行時不小的耗油量,美國煉油廠通常會在每年春天的時候囤積一批汽油,以便應付夏天用油高峰期的到來。但截至2007年5月中旬,旅遊季節已經逼近,美國的汽油存儲量卻創下五年來的最低點,2月初∼4月底的儲量甚至還下降了15%。

  “美國的煉油廠們精煉石油的能力已經達到極限。”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專研能源和環境的研究員肯尼斯•格林(Kenneth P. Green)在接受《華盛頓觀察》週刊採訪時說,經過多年的商業實踐,很多煉油廠發現,提煉汽油的利潤並沒有他們想像的那麼高,因此他們寧肯騰出一些生產資源做別的生意去了。

  在最近30年裡,美國沒有新建過任何煉油廠,而過去20年裡美國煉油廠紛紛倒閉的事實也說明,這一行的生存環境並不樂觀。很多煉油廠發現,提煉瀝青都比體煉汽油賺錢。雖然在最近幾年中,國際石油市場的需求越來越高,但各國對環保訴求的發展讓煉油廠不得不花大價錢投資裝備污染更少的煉油設備,而這些技術升級卻沒能提高多少產油量。相反,美國的一些煉油廠則因為意外或維修,生產能力受到影響,導致產量下降。美國能源部4月份的報告指出,美國煉油廠日產量為853萬桶汽油,遠遠小於940萬桶的日需求量。

  基於此,代表石油工業的貿易組織美國石油協會(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的發言人比爾•布什(Bill Bush)對《華盛頓觀察》週刊坦言說:“油價上漲是因為供給緊缺,無法滿足強勁的市場需求。今年早些時候由於歐洲的一些煉油廠出現問題,影響了美國的石油進口。但隨著美國的煉油產量的增長和進口石油的恢復,供應緊缺問題有望緩解。”

  但是,能源專家們並沒有這麼樂觀。格林指出,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為,伊戰不會圓滿收場,伊朗也不會在製造核武器方面輕易向美國妥協。這一情緒將導致市場對未來六個月國際石油資源有愈加緊張的預期,供小於求的形勢十分明顯,於是,美國的石油進口價格也跟著被抬高了。

  “如果這兩個中東的『大油庫』沒有局勢穩定的跡象,國際石油價格就繼續會被高估。”格林說,“雖然中東只是美國進口石油的一個地方,但是石油作為全球資源,價格是由整個國際市場來確定的。換句話說,即使美國是從本土開採、提煉石油,放在市場上時,仍然要按照全球統一的價格來出售。”

  斯達茨則對《華盛頓觀察》週刊說:“目前人們認為未來全球石油的需求量會繼續升高,部分原因是對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預期。”

  據國際能源署(IEA)和中國政府的報導,由於經濟快速增長,中國已於2003年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原油消耗國,僅次於美國。目前,中國的石油消耗每年以7.5%的速度增長,比美國的年增長率高7倍。斯達茨提醒中國讀者深思:“當中國經濟增長,基礎設施紛紛上馬的時候,中國人會更傾向於發展類似美國的汽車文化,還是採納歐洲模式,大力發展公共交通呢?”

  無奈的美國人接受現實

  油價高漲的直接承受者就是美國的消費者。在格林看來,這波油價高昇的現象能持續多久,端看美國的開車一族們如何反應了。

  “夏天往往是美國人出門旅遊的高峰期。如果他們被高油價刺得心痛,而選擇盡量少開車,出遊改為坐飛機,那麼市場需求會隨之下降,油價上漲的空間就小了;但如果美國消費者們對此『不感冒』,願意承受每月上漲的汽油費用,人們或許要繼續期待創記錄的高油價了,”格林分析說。

  有意思的是,美聯社和益普索(AP-Ipsos)5月25日發佈的民調揭示出,美國人對油價的飆升情緒複雜。民調中,有將近50%的美國人說,即將打破歷史記錄的油價讓他們感受到“真正的艱難”。46%的受訪者說,直線上升的油價給他們造成了嚴重的財政問題。這個夏天,他們花在汽油上的錢要比2004年6月高出30%,比去年油老虎痛咬美國經濟時還要高一點。於是,更多的美國人表示,他們要考慮購買更加省油的汽車了。

  這正應了塞林格的判斷:“歷史告訴我們,一旦消費者意識到高油價會繼續,他們會做出相應的反應:比如購買小型的汽車,或更加高效的車,以減少能源消費。”

  然而,美國人似乎不願意就此放棄夏日開車出遊的傳統習慣。民調顯示,與去年相比,美國人表示不會因為油價高就減少開車出門的頻率。當被問到怎樣的汽油價格才算合理時,大部分美國人首次拋棄了每加侖2美元以下的說法,轉而選擇接受2美元或更高的價格。換言之,面對油價一輪接著一輪的飆升,美國消費者對油價的承受力變得更強了。

  總體上來看,斯達茨對美國消費者應對油價的能力頗有信心。他認為,當年“歐洲的油價曾經遠高於現在的美國,但是那裡的消費者也處理得很好。”布什認同說,“更高的石油價格對美國消費者而言的確是一個負擔,但人們已經在想方設法,更加高效地利用石油了,相信他們現在更有動機繼續這麼做。”

  值得提到的是,令人歎息的油價似乎並沒有撼動美國消費者對經濟的信心,華爾街的股市仍然紅火。標準普爾指數在過去一周中始終向好,截至5月25日,已沖高至1,513點;道瓊斯和納斯達克指數也持續保持漲勢。

  “這是因為能源並不是人們考慮美國經濟發展的唯一指標。美國經濟強勁的生產能力並沒有任何示弱的表現,人們仍然普遍認為美國市場的繁榮正在繼續,因此,股市並沒有走低的信號,”格林對《華盛頓觀察》週刊說。

  國會“撲火”幫倒忙

  走勢火爆的油價“燒”得國會山上的議員們坐不住了。他們急切地想在5月25日開始的陣亡將士紀念日這個長週末(Memorial Day weekend,美國夏季開始的標誌)之前幫市場“消消火”,於是眾議院趕在5月23日出台了一項法案,指示聯邦貿易委員會和司法部追究趁機哄抬汽油價格的公司、交易商或是零售商。一旦這批人在石油市場掠奪了“不公平的利益”,或是“不合理的高收入”,就對其進行嚴打。

  議員們或許是出於好心,但這份法案卻不得人緣。白宮將之稱為“價格管制”,認為這會導致美國石油市場的供應更加短缺。布什總統甚至被眾人敦促要對這一法案行使否決權。塞林格則直截了當地將這一個法案稱為一個“錯誤”。

  石油公司的說客們自然也不買帳,聲辯說,當市場緊張、價格升高的時候,模糊的“哄抬價格”的定義只能嚇退煉油廠和零售商。為了避免惹上官司,他們會盡量減少增加石油市場的供應量。

  “眾議院對油價立法的限製法案並沒有根治導致油價上升的真正問題,反而將減少進入市場的石油供應,打擊美國消費者節約用油的動力,”代表石油公司利益的布什這樣認為。

  格林解釋說,每一次油價高漲,國會山的議員就想為之做些什麼。這種要嚴懲哄抬油價者的議案過去就曾提過,但結果總是一樣:沒有落網之魚。在格林看來,國會的議案僅僅是個政治姿態而已,它的效力很小,也無法阻止油價上漲的大趨勢。

  李焰 ,《華盛頓觀察》週刊 2007年第19期,5/30/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