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土豆網版權官司纏身妥協破殭局
2009-02-21 22:33:10
轉寄給朋友
列印

  《中國經營報》記者 胡雅清 北京報道

  “14”。這個數字是土豆網2009年2月份被推上被告席的次數。不勝其擾之下,土豆網于2月中旬正式啟動了廣告分成系統。盡管出現在記者面前的土豆網CEO王微看起來依舊是晃晃悠悠、一身輕松,但是面對來自版權方的壓力,王微不得不把兩年前曾經擱淺的分成系統加速推出。

  同時,優酷也表示,在2009年會對版權問題進行梳理,並且將版權合作分成作為重要的戰略加以實施。

  視頻網站和版權方劍拔弩張的關系,看來要以土豆的率先妥協而破冰。

  賒賬

  據記者了解,加入了廣告分成系統的版權方,可以通過管理土豆網搭建的版權內容庫,查看符合版權的視頻,刪除侵權視頻,並且監測到用戶在瀏覽視頻時所播放的廣告,由此計算出土豆所實現的收入。

  “跟版權方的分成比例大概在10%~30%。”王微說,“每一家版權方的具體合作模式都各有不同,之前遭遇的法律糾紛其實也是建立商業規則的一種方式,不過我們還是希望能夠用更溫和的方式實現共贏。”

  土豆網大方讓出三成紅利,吸引了上海電影集團東方影視發行有限公司、浙江衛視、江蘇衛視、游戲類專業網絡電視頻道NEOTV,以及播客“一日一 ”與“麒麟實驗室”等六家版權方加盟。

  這個分成系統土豆曾經在兩年前提出過一次,之後因為“種種原因”一直被擱置。對于這些原因,王微給出的解釋是“那個時候視頻網站還沒有賺錢,無錢可分,而在過去一年的時間里,我們開始看到互聯網視頻廣告逐漸被廣告主認可,因此,我們再次推出了分成系統”。

  土豆網公布的數據顯示,一年多來土豆網視頻廣告額有10倍增長,去年第四季度更是比第三季度增長80%,並且預計2009年廣告收入至少會翻番。廣告主的投入力度給予了土豆網足夠的信心,在收入方面進入穩定期,土豆便開始考慮如何解決更為棘手的版權問題。

  其實,王微此舉類似賒賬:先把節目內容拿過來用,賺到了錢再分你一部分,這樣對于本就成本開支巨大的視頻網站來說,確實是比較明智的選擇。“有的內容沒有必要花太多錢買斷,完全可以選擇更好的方式。”王微說道。

  細微的變化在于,視頻網站不再急于用投入的資金規模和購買的影視劇數量向公眾証明清白。業內人士表示,各家具體投入了多少在版權上面其實心里都有數,普通觀眾不知道怎麼回事,版權方那兒肯定交待不過去。近段時間密集的版權官司,似乎証明了這一判斷。

  示好

  《中國經營報》曾在此前的文章(《高成本壓力下謀生:視頻網站掀正版化風潮》2008年11月17日)中粗略測算過視頻網站的經營成本,其中服務器的支出總額大約在4000萬~5000萬元左右,每月帶寬成本約為1200萬~1500萬元。如果還是像之前聲稱的“投入巨資”購買版權,絕對不是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視頻網站所能承受的。

  金融危機擴大化之後,融資難度越來越大,視頻網站目前看來離上市仍然遙遙無期,眼看輸送的血液就要耗盡,如何構建自身的造血功能迫在眉睫。向用戶收費?在習慣了免費的中國已經被証明了行不通,唯一的衣食父母就只剩下廣告主。而有資金實力並且注重品牌形象的廣告主大多十分挑剔,並且認為視頻網站上充斥的盜版內容有損其品牌形象,這也迫使優酷、土豆等視頻網站必須和版權方達成和解。

  “版權問題說到底是資金問題,除非視頻網站能夠找到合適的盈利模式,如部分推行收費視頻的模式,否則在無法實現盈利的情況下,要視頻網站主動購買版權實際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從事新媒體研究的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匡文波說。

  土豆通過廣告分成系統這種折中的方式,先伸出了橄欖枝。

  不過,業內人士對于土豆此舉能有多大成效提出了懷疑:“畢竟從現階段來看,能從視頻網站分到的廣告收入和票房收入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有的院線和版權方不並不願意網站分流了受眾。”

  據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電影局統計,2008年,國內電影市場票房總收入(不含農村市場)達到創紀錄的42.15億元,比2007年增長了8.88億元,躋身全球電影市場前十名。目前我國每年拍攝的故事片總量為400部左右,已成為世界第三大電影生產國。

  以《非誠勿擾》、《赤壁》、《滿城盡帶黃金甲》等電影為例,這幾部電影的票房收入都在3億元人民幣左右。北京春秋院線老總呂建明表示,視頻網站對節目的正常發行及市場的開拓都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但是,從長遠來看,視頻網站和版權方是共生的關系,網絡發行是版權方未來必須重視的一個渠道,因此王微呼籲在視頻網站尚未實現盈利的情況下,與其“竭澤而漁”,莫若“放水活魚”。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春田提出建議,“從網絡視頻產業長遠發展的角度考慮,最好能夠建立一種類似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對卡拉OK收費管理的著作權集體管理模式。”劉春田教授建議,應該建立一個相應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一方面維護版權利益;另一方面,規範版權使用,使大家從共同發展中受益。


其它科技新知新聞
美國近千人圍堵新聞集團總部抗議《紐約郵報》 北京新浪網
風行在線:網絡視頻的占魚 北京新浪網
聯想如何破殭局:勇敢者的游戲 北京新浪網
圖文:朱進博士現場回答觀眾提問 北京新浪網
圖文:姜曉軍博士介紹暗夜保護項目 北京新浪網